采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采暖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数百家纺企上当受骗“纺企杀手”设局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4:01:18 阅读: 来源:采暖炉厂家

数百家纺企上当受骗“纺企杀手”设局

摘要:国外发来高价订单,可国内厂家发货后迟迟收不到货款。并不高明的手段却让6省市上百纺织企业卷入其中,6年来,约6.8亿元货款牵涉其中,数家纺织工厂追债无果,索赔无门,接连倒闭。

国外发来高价订单,可国内厂家发货后迟迟收不到货款。并不高明的手段却让6省市上百纺织企业卷入其中,6年来,约6.8亿元货款牵涉其中,数家纺织工厂追债无果,索赔无门,接连倒闭。近日,出现在纺织业的一件贸易纠纷成为悬疑,引起行业人士的普遍关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历时一周调查发现,系列相似案例纷纷指向一名叫JoeZhang(音)的男子和他在中国的多个代理人,这个连环骗局是他们导演的吗?JoeZhang是“纺企杀手”吗? 纺织业惊现“第一悬疑” 纺织行业目前最大的悬疑或是揪出谁是“纺企杀手”。数天前,《每日经济新闻》发现冰山一角。 多家中国纺企遇恶意欠债 “以前开奔驰,现在开广本。”因为一张美国买家的530万订单,原先在浙江搞贸易的杨深(化名),现在成了各生产商追债的对象。 “官司判下来,输了,以前赚的全赔给了厂家。”身着白西装、拿着大牌箱包的杨深虽然还在上海有一家服装公司,但两年来,他始终未放弃追回美国MayFashionsCorp.公司的那笔欠款。“不仅仅是因为我个人,而是为了前后6年被骗的上百家国内纺织企业。” 2006年10月,通过中间人介绍,杨深认识了“在美国专门给大型零售商供货的”买家JoeZhang,审阅了进口资质之后,杨深接下了480万元的订单,并下发给四五个工厂进行生产。2007年春节前,陆续完成生产的服装开始出货;春节过后,中间商又下了第二笔50万元的订单,并支付了5万美元的预付款。 然而,大单没有换来大回报。等了三四个月,两笔共530万元的货款始终未见身影,“讨了两年债,至今毫无进展”。 杨深并非唯一“倒霉的人”。原先在富阳的服装生产商王先生,也因为一笔美国订单的货款未到位,去年底资金链出现问题,工厂倒闭;同一个月,接到订单的绍兴某纺企被欠500多万元后,付不起800多名工人的工资,也关门大吉;泰州一王姓纺织企业老板,被欠金额高达1500万元…… 买家控制人指向JoeZhang 纺织行业圈内人士梳理发现,从10个货柜到300个货柜,这些纺织企业给不同的贸易公司供货,而牵着贸易公司的另一头却是同一个美国买家——JoeZhang。 “我感觉MayFashionsCorp.之类涉案的公司会慢慢浮出水面。”上海信诚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永红称,最近接到了几起“蹊跷”的案子,“不同的供货商起诉不同的贸易公司,但是这些贸易公司的服务对象都是美国的买家,而这些买家的实际控制人都是JoeZhang”。 身在美国纽约州的美中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刘海善称,也接到了相关中国纺织企业被美国采购商恶意欠债的官司,“那些与他们有交易关联的公司有的已经注销,当事人要取证的是JoeZhang与货款的直接关系”。 记者调查 JoeZhang就是张福铭曾在上海被通缉 据统计,多年来,这个神秘人物以多个公司名义,共获得中国服装企业约6.8亿余元人民币的产品。 JoeZhang就是“纺企杀手”吗?这个神秘人物究竟是谁?记者为此展开调查。 涉案金额高达6.8亿余元 “当我通过调查公司得知JoeZhang是张福铭时,就知道自己跳下了一个设计好的圈套。”在杨深的印象中,张福铭在纺织界是个“人物”,在1998年就曾作案,被上海经侦总队通缉过。 据了解,美国MayFashionsCorp.公司,是张福铭在美国注册的公司。从2002年开始,张福铭就分别以17Production、ExploreTradingInc.等公司的名义,跟中国企业进行交易。这些公司是在纽约州和新泽西州注册的,张再以公司的名义在纽约百老汇第七大道(服装公司集中街道)租赁办公室进行活动,其公司寿命长的不超过24个月,短的则一年不到。 据各供货商自发的统计资料显示,从2002年至今,号称JoeZhang的张福铭在江苏、浙江、福建、安徽、上海、湖北等6省(市),以不同方式下服装订单,几年下来,国内众多服装企业近500余个集装箱的牛仔裤、休闲裤、针织女套装等服装产品陆续运往美国。 以美国NinefashionInc.公司为例,每次落单以每套(件)7~8美元单价成交,每款12000套,每单8款8色,计96000套,每24000套(件)为一个集装箱,就要用4个集装箱。按以上价格计算,多年来,张福铭以多个公司名义,共获得中国服装企业约6.8亿余元人民币的产品。 张福铭美国仓库人去楼空 值得一提的是,在号称中国第一外贸论坛的福布外贸论坛上,注册会员“fenghuabaidu”去年底曾发帖《关于张福铭诈骗犯罪集团的一些线索和证据》,称张福铭是上海人,54岁,1998年因诈骗被上海市经侦总队通缉,同年偷渡美国,现住美国新泽西州某地,惯用英文名字是JoeZhang。 fenghuabaidu撰文指出,张以两个公司实施诈骗,一为“ExploreTradingInc.”,另一为“MayFashionsInc.”,针对新老受害单位交替使用。 据与张福铭有财务纠结的多家纺企透露,由于众多供应商前往美国追债,张福铭现在纽约的办公室和仓库已是人去楼空,工作人员已被遣散。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手机号码,最近数日,记者多次拨打张福铭的手机,但都无法接通。 取证难度大企业追债无门 某大型纺织国企出身、有着20年外贸经验的杨深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长叹:6年来那么多的企业前仆后继地被骗,真是“触目惊心”。据数位被套的纺企代表不完全统计,已有上百家纺企接连被套。 曾在去年7月代理过上海田村秀制衣有限公司与上海富月贸易有限公司合同纠纷的吴永红表示,在追不到货款的情况下,生产商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起诉贸易商,这些贸易商往往成为真正的“冤大头”。“虽然田村秀在案子中胜诉,但代理张福铭的富月已经资不抵债,其资产已经转移到另外的公司。” “两年来,找调查公司,亲赴美国,我已经花了200万元。”杨深说。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欲去美国取证的其他中国出口商也因为签证问题无法动身。 “由于张的整个操作环节都是通过其代理人完成的,取证难度很大,而且收货都是用英文签名,况且美国法律和中国法律存在较大差异。”相关人士指出,“国内有的单位和个人认为,经过我驻外使领馆认证的美国企业和个人,其资信情况一定很好,这就大错特错了。在美国注册一个公司,只花几十美元注册登记费,不需要任何资本金。” “民间力量已经显得很微薄,我们最近在商量是否可以通过政府机构的力量进行干预。”目前,上百家的中国供应商正试图集合起来,收集证据,期望有一天他们的货款能够真正“水落石出”。 陷阱揭秘 先引诱后逼宫“纺企杀手”5招得逞 目前在纺织行业,一谈及张福铭(JoeZhang),数家企业代表都认为他是“纺企杀手”。颇为神秘的JoeZhang已经“隐形”,找到他非常困难。但是,张福铭的“套钱”方式却是有踪可循。通过与数位纺织行业人士接触,《每日经济新闻》初步勾画出纺企被套的路径,其中颇有“三十六计”的味道。 第一步:抛砖引玉 高额进价做诱饵 张福铭首先给供货商抛出蛋糕,实则是抛砖引玉。“大多供货商就是因为他开出的高额进价而减弱了防范意识。”曾在去年7月代理过上海田村秀制衣有限公司与上海富月贸易有限公司合同纠纷的吴永红透露,张福铭开出的价格一般比普通采购价高了一倍左右。 第二步:暗渡陈仓 通过中间商介入 张福铭的美国公司通过中间商或办事处为其联系中国的服装生产企业。由中间人员与这些服装生产企业进行前期洽谈、打样,敲定价格、交货期等工作。之后,再由美国公司出面签订合同。同一货单,往往同时向两个甚至多个企业下单。此举也为日后金蝉脱壳埋下伏笔。 第三步:瞒天过海 利用信用证时差 在付款方式上,第一单总是以L/C即信用证为付款方式,但开具的L/C是由该公司事先就与开证行约定的——仅为订货而不需兑付。信用证开出不久,又宁可付少量违约金而取消信用证。服装生产企业一旦签订了销售合同,订下了材辅料,就等于进入了生产程序,产品上了流水线,就无法将其停下。 此后的第二单,往往以所谓T/T作为付款方式,即先付20%作为合同预付款,收到货后付清余额。但是,往往并不会付整张订单的20%,而只是一个追加款或很少几个款的20%。收到这笔款后,供货商会将货物运进海关仓库,并按合同电放提单。但是,买方拒付款的理由,通常是服装质量和尺寸问题,交货期延迟也是常用的借口。第四步:借刀杀人 从海关仓库“逼宫” 据悉,张福铭最常用的方式就是出口方先发货后收钱。 “也有人发现上当受骗后,将已生产出运的产品扣在中国海关仓库,或是货到美国后款不到手就不放提单。”杨深介绍,部分供货商虽然在发货后发现问题,并采取了行动,但高昂的码头仓储费、一周后不清关货物将会被运进美国政府仓库作为无主货处理等现实问题,又迫使他们不得不将货物放给张福铭的公司。“只要产品上了流水线、货柜进入仓库,就等于白白地给张福铭送钞票了。” 第五步:金蝉脱壳 套取价差获利 “高进低出”始终是张福铭的重要策略。所谓“高进”,其实也仅是合同的数字而已,根本无需实际付款。而“低出”却是货真价实的。张福铭把中国企业以7~8美元成本生产的大批服装诈骗进入美国后,以每套3~5美元不等的价格,整集装箱批发给一些中间商。而他每套服装的成本大约为2~2.5美元,具体包括开信用证费用、信用证违约金、少量预付款、海运费、关税、仓储费和办事费用等。 曾赴美国考察的杨深表示,张福铭下单的服装多为弹力毛圈布和天鹅绒面料的女式跑步套装,没有任何牌子,即便有也是杂牌,“这种款式在美国一年四季都好销,不怕库存,不用大牌子,则是为了随时销售不受品牌保护政策影响。” 涉及企业不完全名录(供应商提供) 浙江桐乡亿能服装有限公司 江苏九鼎集团浙江桐乡骏丰服装有限公司 浙江桐乡丰源泰服装有限公司 浙江诸暨新兴服装有限公司 宜兴源鑫进出口公司 江苏泰州丛光服饰有限公司 苏州旌德服装有限公司 江苏江堰进出口公司 宁波丰雅服饰有限公司 宁波锦艺服装有限公司 宁波露依丝安娜进出口有限公司 江苏常州火焯进出口公司 江阴蓝宝石集团江阴美棉纺织有限公司 苏州大邦服装有限公司 出口美国提防4大风险 目前,随着美国次贷危机的深化,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经济停滞的可能性增大。美国各企业均面临着一个相对困难的环境,破产企业数量有增无减。这对中国出口企业,尤其是采用放账和远期收款的企业来说,无疑增大了商业风险。所以,在与对方打交道时,中国企业应提防以下4大风险,做好应对工作。 风险1盲目相信对方商业信用 中国企业经常盲目迷信美国公司的商业信用。其实,美国政府从不负责企业资信,完全依靠企业自律和法院的裁决。 我驻外使领馆出具的认证文件不能作为企业资信的依据。根据国内要求,美商在华投资时,须要提供我驻美使领馆对美国公司的注册文件或自然人的美国护照的认证文件。但有了该认证,并不代表其资信情况好。在美国注册一个公司,只要花几十美元注册登记费,不需要任何资本金。我国驻外使领馆出具认证文件,只对文件合法程序负责,对内容的真实性并不承担责任,更不能对公司的资信负责。 应对:对新客户要做好充 分的资信调查,不要轻易听信他人的介绍。美国有一家邓百氏公司,专门负责公司资信调查,在上海有办事处,国内企业可多加利用。另外,可以找律师查询。律师在接案子以前,一定要了解对方的资信情况。如果对方没钱,或是一个皮包公司,有信用的律师会告知。 风险2过于迷信提单作用 近几年较多的贸易纠纷主要集中在商品质量和付款期这两个关键点。 有的中国出口方先发货,后收钱。货到美国码头,美方以货物质量问题拒付货款,或打折扣后付款;有的中方先收钱,但货到后,美国企业以货物未通过美国FDA的检验为理由,要求赔偿,中方拒赔,也引发纠纷;有的采用信用证支付方式,但规定以货到进口地的检验机构出具商检报告作为议付文件,实际上没有起到信用证的保护作用,中方损失惨重。 应对:在货物离开中国前 要把有争议的问题及时解决。例如货物质量,在合同中可明确规定,发货前由美方派人或指定代理验货,签字认可,以避免货到美国再起争议。如的确需要美国FDA检验的食品、药品等强制性检验产品,应事先明确处理方法。否则货物在码头,进退失据,徒然增加仓储费用。 另外,交货期不能早于也不要晚于合同规定,以免引发纠纷。 风险3小利诱在前大欺诈于后 商业欺诈案件,开始时几笔金额不大的合同均能顺利执行。骗取中方信任后,合同金额变大,支付方式转为远期收款或放账。这时美方以质量不符或种种理由,拒绝付款。 这是贸易欺诈惯用的伎俩。小利诱在前,大欺诈于后。当然,也有产品品质引发的争议,双方各执一词。商业纠纷和商业欺诈有时很难区分。一般来讲,美国进口方退货不要,就不能认为商业欺诈,因为进口方无利可图。如进口方收货后,再以品质有问题拒不付款,就要具体分析。 应对:在美国做好损失准备 中国企业要有足够的风险意识,预先做好损失准备。对非信用证支付方式,可以采用保理业务,虽然多支付一笔保理开支,但可确保大笔金额的安全回收。发生争议,货物应存在自己仓库,以后可以转售第三方或削价处理,避免风险。 风险4骗子公司在华骗“介绍费” 中国各地为积极引进外资,有诸多优惠政策。如有的地方对引进外资的介绍人有奖励政策,引资成功后,介绍人可得到3%~5%投资额的奖励。外资公司就利用这点行骗。 这类公司通常在华设有代表处,有完整的合法注册文件。公司应邀参加引资谈判,并指定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酬金由中方支付。项目签约后,中方支付介绍人奖励金的50%,另外50%在外资到位后才给介绍人。然而这时,外方开始百般刁难,拒不履约。介绍人将奖励拿走以后,就会失踪。随后,美国公司代表处或关闭,或转移,再去其他地方行骗。 应对:这类案例,美国公司代 表处与介绍人的关系、与律师和会计师事务所的关系,外人可以想象,但无真凭实据。美国公司签了投资合同,又改变投资意愿,也很难定罪。遇到这种情况,应对骗子公司及时曝光。可以建立一个网站,将对方企业法人代表给予曝光,避免这类企业再去行骗。 同步播报 纺织服装出口今年日子难过 在人民币加速升值和劳工成本提高两大威胁之外,最近又风传纺织服装出口退税有可能再度降低,今年纺织服装出口将面临多重严峻考验。 记者从“第一纺织网”获悉,最近有关出口退税政策调整的消息源源不断,据悉,环保总局已向财政部和国税总局提出了取消39种“两高一资”产品出口退税的建议,同时厦门总商会传出消息,今年服装纺织品的出口退税可能还会下调,调整幅度可能高达4%。 虽然有关传言尚未被证实,但对于已经饱受人民币升值和劳工成本上升及美国“次贷”危机等困扰的纺织企业来说,无疑加深了对出口前景的忧虑。广东省纺织品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凌方才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去年下半年以来,纺织服装出口行业已有不少中小企业停产,一旦出口退税再大幅下调,行业利润进一步遭压缩,不排除有更多小企业“人间蒸发”。 出口退税面临不明朗因素,不少纺企已闻风先动,提前寻求规避对策。据悉,一些出口企业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正在加紧速度,要把近期出口单子尽快做完,甚至连夜装船交货。1 2 3 4 5 6 7 8

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羚羊养殖技术

水晶掌养殖

种植前景